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埋骨之地

梦见乌鸦

 
 
 

日志

 
 
关于我

梦见乌鸦,男,烟鬼,色鬼,王牌通宵员。 常年撰写娱乐评论文章和中短篇小说, 影评、娱评多次发表于各大网站和平面媒体, 诚征各界朋友约稿, 您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感谢光临寒舍的每一个朋友,您的关注就是对俺的支持。 QQ:565130052

网易考拉推荐

《X战警:第一战》:侠之大者,对垒当年  

2011-09-04 21:2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梦见乌鸦

 

    美国的超级英雄漫画就好比与中国的武侠小说,在光怪陆离的世界中,不求飞天遁地之虚幻,只求行侠道义之真实。但一般往往这些作品都无法登于大雅之堂,但却广泛流传与市井与大众之间,《X战警:第一战》就属于此类。虽说这部作品从里到外都充满着精致的高级趣味,不过其效果要远胜于俗套的人文关怀。

 

《X战警:第一战》:侠之大者,对垒当年 - 狐狸·梦见乌鸦 - 埋骨之地

 

侠史:变异编年,票房大鳄

 

   著名漫画家朱尔斯·费勒曾经说过:“在傻乎乎的表象之下隐藏着一个钢铁般的男人”。这句话就概括了变种侠客的世界。在东方的,汉代司马迁采用“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来形容我国侠客历史悠久长存的形象。对于西方来说,东方侠客之道义在文化背景大相径庭的世界观上,却呈现出一种几乎与生俱来的共通性。

  

   《X战警》系列改编自惊奇漫画公司(Marvel Comic Inc)的同名漫画,其在美国漫画英雄中的地位相当于我国武侠小说中的金庸古龙,称得上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X战警》系列的世界观建立在一个与当代社会平行的虚构世界中,讲述了这个世界上人类中的一小部分存在基因变异而拥有各种各样的超能力,万磁王为了争取更多变种人的权利,他聚集了一批部下不断针对人类进行破坏。而X教授致力于人类与变种人之间和谐生存,培养一批变种人成为X战警,保卫人类与变种人。各个身怀绝技的变种侠客汇聚一堂,正邪对立,好比我国武侠小说中各大门派高手你来我往的百家争鸣,花样百出,争奇斗艳。

 

   从千禧年的初代《X战警》开始,这个系列的三部曲外加一部外传《金刚狼》共在全球猎取15亿美元的票房收入,面对如此具有吸金能力的电影,在一切“向钱看”的好莱坞工业体制中,岂有无视之理?因此这个西方侠客行走江湖的故事还会继续等待观众的检验,《X战警:第一战》首当其冲。

 

                                  侠道:前传魅惑,群戏出彩                     

   作为一部前传作品,电影需要传达给观众原作一些事件的由来。本片选材来自于1963年《诡异X战警》与2006年《X战警:第一课》中的主要故事情节,还有正传三部曲人物瓜葛为主线,再加上信手拈来的故事模板往上一套,所谓前传就孕育而生了。其实故事的大纲早已驾轻就熟,毕竟是前传作品,在后几集的基础上添油加醋挖掘一下原有人物之间关系,好比把产品拆成零件再一件一件装回去,因此编剧的任务不重,就看你能不能把各种零件重新组装好。比如X教授为什么身有残疾,而且还是个秃瓢?X教授和万磁王这对老冤家在打得你死我活的同时为什么还忙里偷闲的像老朋友一样拉拉家常,这都是《X战警:第一战》需要给观众解答的谜题。

 

   很明显,来自《海扁王》的导演马修·沃恩为电影注入了一剂猛药,而其效果就是令该片显得更加扎实动人。《X战警:第一课》在角色和剧情深度挖潜的层次上没有下太多的功夫,使得这个系列那些令人熟知的素材放到这里并非释放的淋漓尽致,但却具备了一气呵成或者发人深省的资本。反过来,电影也不是故意玩“深沉”,倒更像是根本没想拍得那么“有深意”。众所周知,《X战警》系列最令观众神往的就是庞大的故事构架和人物体系,但这一点往往是编导们最为头疼的。所以本片从 表面上这个看似“肤浅”的人物与结构,却是对《X战警》系列这个庞大的体系一次“可预知性深入”的一次表象演绎。所以本片没有深入到那“味同嚼蜡”一般的深度哲学理念,也没有肤浅至爆米花快餐级别。本片在这个层面上,达到了一举两得的目的,既让人对变种侠客的世界观有所领悟,将原作的一切谜团告白于天下,又不至于谋杀了编导大量脑细胞令电影显得过于多愁善感,用句俗话就是:“漫画迷看得懂,非漫画迷也明白”。

 《X战警:第一战》:侠之大者,对垒当年 - 狐狸·梦见乌鸦 - 埋骨之地

                    

   因此,这个把故事搬到冷战时期的电影有着现实世界因素的约束,在其基础上天马行空的大笔一挥,于是一个变种侠客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故事便孕育而生。从开场查尔斯(X教授)与魔形女相遇到埃里克(万磁王)纳粹集中营中的非人遭遇,以此为出发点,一干配角和终极大boss被描绘的津津有味,期间点缀着深入浅出的冷战背景,通俗易懂。这些主配角们的人物不像其他电影中的人物那样为了衬托主人公而出现,反而各自有一套不同的体系,而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利用各自的理念反衬出变种侠客与人类世界的格格不入,达到一种强烈的反差效果,造成戏剧冲突,这就是所谓的群戏。

 

   本片不像《X战警3:背水一战》那样,所以角色一拥而上,好似“萝卜开会”,本片有着复杂但清晰的人物关系网,有着查尔斯与埃里克这样始终贯穿如一的角色,也有野兽与魔形女点滴的情愫作为支线,每个人物不但性格鲜明,而且能力独树一帜,更有主次之分,其中仅在X学院训练课这段情节中,本片庞大的人物关系网便尽收眼底,泾渭分明。所以在电影不像《致命魔术》这样刻意的追求深化逻辑性,却在通俗易懂的层面上被赋予了真正的情感内核、复杂体系和风格元素。

 

   当然,《X战警:第一课》在两个小时的片长中要把这样庞大的世界观和人物体系全盘托出5未免显得野心勃勃,这样也就造成了电影局部细节缺失的感受。比如埃里克与魔形女之间的关系以及查尔斯与特工莫拉的感情等等就没有展开,不过整体性并没有遭到破坏,算是瑕不掩瑜。

   

 

                         侠武: 凌波特效,细微见长

    和任何电影技法与元素一样,美国漫画英雄电影中少不了的就是特效撑场。当然,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本片的视觉风格与内容,明显有别于时下动不动利用纯属的CG打造出美轮美奂的场景的特效电影,本片的特效并不是主要服务于大众,更多的是服务于剧情。当然,本片的特效讲究与剧情融为一体,除了衣服穿的很少的美女之外,其画面与动作,还是颇为养眼,而且这一切都融合得恰到好处。

 

    《X战警:第一战》不同于前三集,这个在特定年代所产生的故事本身就具有限制因素,所以在特效部分电影尽量的追求夸大基础上的真实感,毕竟一群各怀绝技的武林高手发起功来是不需要看当局脸色的,但不能背离当下的时代元素。工具的先进与否还是以人为本,关键是能否做到夸张而不夸大。就好比描写古代的武侠小说中可以飞天遁地,但不能召唤出外星人一样。

 

   本片延续了第一集的视觉风格,把特技的重心转移到了细节方面,并没有喧宾夺主的离奇3D渲染而显得华而不实,电影突出的是一种复古的质感。比如说用3D建模和CGI技术搞定那些零件复杂的变形金刚们就够让好莱坞的特效工作师们喝一壶的了,但对于机体上的涂漆的光泽度与磨损程度的还原才是真正令人吐槽的地方,本片也是一样。以万磁王埃里克为例,其威力有点像中国武侠电影中的隔山打牛,演员迈克尔·法斯宾德双手一挥搞定一切自然轻松自如,但其超能力作用于金属,造成后者的扭曲却极度考验了幕后工作者,开场处让摇铃扭曲和德国兵头盔呈现出一种被无形双手挤压而断裂的场面,在遵循物理受力定律的同时,让金属产生多方面受力变形的特效可以看做是本片视觉风格的缩影,与此类似的还有天使背后的脉络分明的昆虫仿生学翅膀、魔形女变身时周身鳞片层层剥离和夜行魔瞬移时的烟雾效果,都是追求细节的产物。相比起来,蹂躏者身体发出的高能光束就相对有些华而不实。

 

   导演马修·沃恩并不像好莱坞一些导演追求夸张的视觉效果,而选用细节作为CGI的突破点令其产生的效果极为别致,但也重视整体华丽效果,小到一枚硬币的特写,大到万磁王操控导弹漫天飞舞等等镜头夸张而又美观,随谈不上令人瞠目结舌,但本片特殊之处就在于从细微方面做起,把基础部分做的活灵活现,整体才能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就好比韦小宝胡说八道一般,把细节经营好了,再大的谎言也能遮天蔽日。

 

      需要特别指出的一点,本片的拍摄并没有像时下很多电影一样采用3D数字摄影机或者IMAX放映格式来追求大而全的视觉风格,反而采用较为复古的方式来制作。一方面本片考虑到为了还原60年代那种斑驳的质感而有意为之,另一方面则说明,在计算机时代的电影中,其视觉效果的好坏,并不在于CGI技术的或多或少,而在于对特定场景的构思和把握能力,用句俗话就是“好钢用在刀刃上”。

 《X战警:第一战》:侠之大者,对垒当年 - 狐狸·梦见乌鸦 - 埋骨之地

 

侠义:时代印记,造就不凡

    狄更斯在《双城记》中曾经说过:“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在那一年,查尔斯还不是X教授,埃里克也不是万磁王,他们是“患难见真情”的朋友,一样的作为异类人种,一样的遭到世俗之人的排挤,但是他们却选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这一点是二人最终分道扬镳乃至反目成仇的主要原因,同时也旁敲侧击的把那个年代的世界暴露给新世纪的观众。

 

    上个世纪60年代,世界动荡不安。铁幕这边,是红色的海洋;地球那边,是种族运动的呐喊。不要忘了,《X战警》的原作者杰克·卡比和斯坦·李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他们都是犹太人。往往作者会把自己独特的经历融入到作品中,创造出“社会同化者幻想作品”。因此,编剧把本片的故事放在这个时期是再好不过了,种族的问题被寄托在变种侠客身上,就和同时代其他种族人群一样,或者被同化,或者被抵制。

 

   片中查尔斯和埃里克的对立关系让人联想起那个时代最著名的两位种族运动者,马丁·路德·金和马尔科姆X。面对同样的历史困境,马尔科姆X和马丁·路德·金选择了迥然不同的两条道路,而到了《X战警:第一战》中,查尔斯希望变种人与人类和平共处而创立了《X战警》保卫人类与变种人的共同利益,而埃里克则直接引用马尔科姆X的名言“不择手段”来抵抗人类对于变种人的歧视。这就是本部娱乐大片的内在意义,或者是“非暴力不合作”或者是“正义的暴力”,既造成了剧情冲突和张力,也突出了那个时代的精神枷锁。

 

   而对于大量的变种侠客而言,能力的优势与人类的弱势,就像我国武侠文学作品中实现社会与江湖武林高手之间的冲突,X战警一方则好比《三侠五义》中开封府与朝廷结义的一帮绿林人士,而万磁王领导的变种人当然属于无视法纪的闲云野鹤。这样一来,正邪的双方自然而然的产生,但并非单纯的黑与白交锋,大多数则属于“灰色地带”,比如本片中魔形女和客串出场的金刚狼,不但强化了片中人物的性格优劣点,增强了人物的透明度,也延续了《X战警》系列的一贯作风。

 《X战警:第一战》:侠之大者,对垒当年 - 狐狸·梦见乌鸦 - 埋骨之地

结语

    按照梁羽生的理解,“‘侠’是灵魂,‘武’是躯壳。‘侠’是目的,‘武’是达成‘侠’的手段”。无论中外电影,侠客是他们的一种理想正面的想象,也是一种精神寄托。《X战警:第一战》作为一部娱乐电影,在不失精彩的层面上,四平八稳的讲述了特定年代中那些特定的人物与往事,变种侠客们为了自己与人类而展开的侠义之道,永远不会离开我们的视线。

  评论这张
 
阅读(17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